拇指教育 >学前 > 育儿 > 家长必读 >给孩子好教养 就避开这些小细节

给孩子好教养 就避开这些小细节

作者:Andy C 阅读量:0 时间:2017-10-12 14:05:50

  抚养孩子是成年人最难以承担的责任之一。然而,这是我们几乎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工作。大多数人从他们周围的人或他们自己的教养中获得关于养育孩子的知识。

  因此,当他们成为父母时,他们经常发现自己的童年是重复的,这可能不适合他们自己的孩子。

  01

  朋友萱萱是小学老师,她给我分享了一件事情:班级里有个反应敏捷、吸收能力很强的孩子,每次考试成绩都很好。按说这样的孩子应该是老师的宠儿,但几乎每个老师都喜欢不起来他。

  她给我举了个例子:比如数学老师让这个孩子找班主任拿一下班级签到表。这孩子就跑过去给班主任说:数学老师让我来拿一下班级签到表。然后拿着就走,过去往数学老师面前一放:给你。

  第一次这样的时候老师惊得目瞪口呆,慢慢发现,这就是这孩子说话的方式,对人没有称呼,很少会用敬语。

  需要借同学笔用的时候,就碰别人一下:我没带笔,你的给我用一下。用完了,就啪的往别人面前一放.......

  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因为这样的说话方式,忽然变的那么不可爱。

  萱萱跟孩子妈妈提起过这个问题,孩子妈妈没太上心,一边答应回去后好好说说他,一边表示这些小事我们小时候不也是不懂,长大后自然就好了吧。

  可是,我们都知道:不知礼数的大人,曾经都是不知礼数的孩子。别以为孩子小,越良好的修养,就越要从小培养。

  得体的语言、良好的规矩和礼仪教养,才能让孩子被人喜欢和尊重。而没有礼貌的言行,必定会让孩子的优势蒙尘。

  叫一声“老师”,对人有个称呼,说个“请”“谢谢”“你好”“对不起”这些平常的礼貌用语,不是一件特困难的事。如果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这样的孩子看起来真的不太有教养。

  你对孩子的放纵和不管教只会养育一个肆无忌惮、藐视规则、随意放纵的孩子。虽然这样做当时看是无伤大雅,但是长远来看,现实会让他吃更大的苦头。

  02

  教养决定了一个人飞得远不远

  辰辰班上有个同学,是一个残疾的小男孩,天生并不灵敏。除了身体上的缺陷之外,似乎大脑的发育和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比较弱。他每一次考试都是班级最后几名。

  可是,他却是班上人缘最好的。在学校里,他有很多朋友,外出秋游的时候,总是有很多同学争先恐后想帮他推轮椅,每到他生日,有很多同学给他礼物,他们邀请他去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

  为什么?

  他对谁都很礼貌

  他懂得爱人也爱己,他懂得接受时礼貌,拒绝时也彬彬有礼;

  他为人不贪心

  不贪心别人对他的爱,不贪心别人的玩具,他不会觉得自己残疾而应该享受更多的爱,他常常一跛一跛地去集体活动,和那些快迟到了的同学说,没事,我自己慢慢过来就成。他知道自己应该得多少,也知道别人应该得多少。

  他懂得分享

  每次母亲带给他的喜糖,他都会带到学校,给同学吃,到并不一定有多昂贵,也并不会好吃,但是分享中建立的感情却难能可贵。

  前些日子在路上碰到他,看到他和一个保安室门口的大叔聊天。后来,保安室门口的大叔说:这样一个有素质的男孩,根本不用担心生计,走到哪里,都有人愿意帮助他。

  这个男孩子并没有传统定义上的优秀,不一定能够成为职场精英,也可能取得不了所谓的成绩。但是因为他的为人,也就是教养,使他过得并没有那么孤单。

  一个人的能力决定了一个人飞得高不高,一个人的教养决定了一个人飞得远不远。

  关于养育孩子,没有一个现代理论。托儿所的正规教育当然不是很现代。规划合适的玩,玩的活动,拥抱孩子偶尔和给孩子的保证无条件的爱他的父母,组织他的饮食与适当的营养和口味不同,确保他的睡眠规律,让他在你面前与他人互动和跟他说话——这些都是简单的为孩子的发展过程。他们没有证据表明任何一个国家比另一个国家好,尽管你是正确的,如果他在印度的话,会有更多的社会交往。这里有很好的托儿中心,孩子们在那里学习与人玩耍和交朋友。还有其他的日托中心可能不太令人满意。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为了照顾孩子而休息一下是件好事。我们知道,大脑的很多发育都发生在前5年。给孩子读故事,为他播放音乐,让他搬去或唱。孩子的经历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得到充实。在我看来,一个人的生活并不重要,但孩子的情感互动是什么。如果能为孩子提供一个快乐、刺激、安全、舒适的家,就不会为孩子推荐机构护理。但是,如果外出工作,在专业的照顾者的手中会比在家里照顾孩子好。

  纪律使父母能够向他们的孩子展示可接受的和不可接受的行为。

  通过建立孩子的界限,你帮助他们了解他们的期望,以及如何在社会中表现。这是孩子成长为一个负责任的成年人的必要条件。

  纪律是一个很难的问题,因为它必须是公平和一致的。

  缺乏一致性和适当的纪律可能会产生困惑和无根的孩子,他们不断寻求测试他人,以建立关系的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