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教育【公告】拇指教育已全面改版为响应式布局,移动端体验更佳,祝各位工作顺利。

热搜词:安全教育 单双数 按数取物 找春天 孙双金

首页 > 博客 > 正文

等待(小小说)

拇指会员 2019-01-26 22:50:20 博客 55 ℃


有朋自远方来,小安思虑再三,还是向主编告假两小时,转了两趟公交,去接城子。

城子的火车四点十五分到站,她到的时候是三点,有点早了。今天是大雪节气,没有雪花飘下来,只是特别冷。

这是一个小站,人特别少。小安开始绕着火车站外面的花园走大圈。一圈,两圈,三圈,时间才过去十分钟。她开始慢下来,花坛里,是五六个包了头巾或是戴了火车头帽子的园丁在移栽花木。

一只喜鹊扑棱棱落下来,在草坪上漫步,它并不着急往前,而是东瞧西瞅,时而啄一下草坪。真巧,另一只喜鹊也远远地落下来,和先落下的那只一样,调皮灵动,跳几步,停一下,啄草坪,喳喳歌唱。它们两个朝对方走去,小安拿出手机拍照,近了,近了,在距离还有一米的地方,两只鸟忽然停下,扑棱棱又飞走了。

冬天的午后,如果阳光足够灿烂,天空一定是浅浅的蓝色,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可今天是一种灰白,太阳也只是淡白色晕开了一个圈,在密密层层的高压线编织的网上,懒洋洋的,一点也没有刺眼的威力。

她不停地拍照,想隐藏内心的不安。没有风,却冷得出奇。她的手才伸出来一会,就僵化了。收起手机,把手揣在羽绒服的口袋里,她接着走。数一数出站口停了几辆出租车,几辆绿色的,几辆红色的。接着走到公交车站,把每一趟公交站牌上的字从起点默念到终点。再看看手表,19路这一趟离站到下一趟进站需要几分钟,这一趟上去的旅客有几个,一,二,五,七……

出站口的花坛里,居然还绽放着几枝月季,一种大红色,一种玫红色,丝毫也不在意这天气的严寒。

我是该进去出站口等他呢?还是站在外面等?小安想。突然,她在心里窃窃地笑自己,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还有十五分钟,小安跑起来,又绕着花坛跑了一圈。剩下十分钟,她理理头发,整理一下围巾,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她站在出站口外两米的距离,靠着栏杆立定。看看手表,还有五分钟。这不是待客之道吧,似乎有点疏远,再近一点,她往前走了一米。好像还有点远,再走近一点。突然广播开始响起来:“ **车站快要到了,下车的旅客朋友,请您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到车厢两端等候下车……”

已经有人开始从出站口走出来了。女的,男的,老的,高的……哦,那个男人有点面熟,对,上次研讨会,他讲过话。小安想上去打个招呼,又退回来了,怕城子出来了,看不见她。城子从楼梯下来了,她一眼就认出来了!城子穿着灰色风衣,迷彩裤子,脚上是一双浅咖短靴,背着一个军绿色的双肩包,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小安!”他叫她,他出门也认出她来了。她的毛呢帽子压得很低,她想让他认出来又怕他认出来。小安听到城子叫她的名字,她只是笑,眼睛弯成了月牙。

“我们坐公交回去吧,很近的。”小安领着他往前,走边走说。他们没有握手,没有拥抱,也没有寒暄,就像多年好友,淡淡相交。

小安是河南某报社主管生活类的一名小编辑,城子经常投稿,写一些怀恋童年的美好时光和丰富多彩的乡村生活的故事。小安也是在农村长大的,上大学之后留在了C市,一来二去,他们就熟识了。

公交车晃晃荡荡,转弯。小安会倾倒过去,她立马又坐正。城子和她谈他回老家的见闻,谈他在的江西风情。小安总是笑着听他说,偶尔回一句。

小安说要请城子吃饭。他们吃了鱼,吃完可以涮火锅。又点了三样菜,还有烩面。鱼已经让他们吃得太饱了,城子说:“菜我们带回家吧,我真想吃家乡的烩面。”烩面捞起来,在热气腾腾的餐桌旁,城子的眼睛还是那么明亮。

结账的时候,小安跑在前面,城子却又挡在她前面,他高得像一堵结实的墙:“和男人一起吃饭,哪里有让女生结账的道理!”

凌晨三点的火车,城子要回去江西了。他说这是最后一次去,过年就回河南。高铁从火车东站发车,城子要提前走。为了见小安一面,城子特意转车,停留了八个小时。小安送城子打车去火车站。

“你先回去吧,外面冷。”

“没事,看着你上车,我就回家。”

次日,小安下楼去上班。灰蒙蒙的天,雪花像绽放的礼花,肆意地漫天飞舞,地上一层薄薄的白。雪花落在她的头发上,衣袖上,晶莹剔透。小安想起城子十一月就对她说:“等着我啊,家乡的第一场雪,我陪你看!”她伸出手来,接一朵小雪花,小安的心里已经温暖地融化成了片片雪花……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也可以微信搜索“拇指心经”或“muzhixinjing”关注。

Tags:

搜索
栏目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