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教育【公告】拇指教育已全面改版为响应式布局,移动端体验更佳,祝各位工作顺利。

热搜词:过年 班主任案例 班主任案例 第九单元课题 周亚夫

首页 > 博客 > 正文

未命名文章

拇指会员 2019-01-27 11:13:08 博客 29 ℃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在脑海中勾勒父亲五十年前的样子。
    高高的,瘦瘦的,白白的,一头微卷的乱发,应该穿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浅蓝色的中山装,像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
    就是这样一个“书生”,居然成了当地十里八乡出名的“盲流”六七十年代对那些没有介绍信而出门在外的人的称呼。
    我不知道父亲第一次当“盲流”时是多少岁,大概比现在的我还要年轻十四五岁吧?六十年代中期,一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就那么偷偷的遛出了狮子口村,遛出了新蔡县,遛出了驻马店,遛出了省会郑州,遛出了河南省……
    很多年以后,当父亲已经成为几个孩子的爸爸时,他曾经不止一次的用淡漠的口气讲起过那些年来的一些片段。在这些片段里,年幼的我第一次知道了新疆冬天的冷,知道了广州夏天的热,知道了西南那边的深山峡谷……
    又很多年以后,当我成为人父的时候,经常会回想起二十几年前的一些情景。我瞪着双眼、张大嘴巴催促着父亲,“爸,那碗底剩下的面条,你到底吃了没有?”每一次回想起小时候那种急切的嘴脸时,我都会后悔,心里隐隐刺痛。我也在庆幸,稍微懂事之后,就再也没听父亲讲当年的事,也没有再问过这样的问题。
    对于一个仅仅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来说,一路流浪到宁夏时,身无分文的他,在饥饿到极点的情况下,站在街道上,看着旁边饭馆外客人吃剩下的面条,他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而且,我知道那一次之后,同样的事情会多次发生。
    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每一个人都活得很艰难,人们的同情心也会空前的吝啬。在大多数人眼中,“盲流”是一种**,有的时候,一旦被发现,就可能被活活打死。当然,社会之所以是社会,就在于人们是一种群体性动物,他们有着动物所没有的丰富情感。我可以想象得到,父亲这一路“盲流”,遭受到了多少白眼与侮辱,同样,也感受到了多少同情与呵护。
    从老家出来的时候,父亲是分文没带的,姑且不说家里没有钱,即便他带了钱,也是不可能花出去的。那时无论是住宿还是坐车买票,都需要有大队开的介绍信。可是,因为爷爷是右派,所以他是拿不成介绍信的。我可以设想得到,这个已经被一些人称为青年的少年会陷入困顿之中,身无分文,举目无亲,天地之大,孑然一身。于是,他学会了乞讨,学会了偷扒火车,学会了拉弦子,学会了算命……
    “那年,我从宝鸡没买票登上一辆去重庆的火车,在车上被检票人员检%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也可以微信搜索“拇指心经”或“muzhixinjing”关注。

Tags:

搜索
栏目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