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教育
首页 > 散文 > 心情散文
  • 无计可消除
    作者:拇指教育  来源:拇指教育  发布时间:2018-04-23 11:05:02  浏览量:

    无计可消除

    春天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去了。上周去公园,看到风吹花落,一地残红,想起《相见欢》里的“林花谢了春红”这类词来,竟涌起阵阵不舍。记得上上周,或者是上上上周,我来的时候,这里明明还是绿意葱茏,明媚鲜妍的啊......

    1.灿·

     

    最初遇见的是日本早樱。

    那是三月的一个周末,公园里最大的这株日本早樱开得正盛。远远地就看到,那氤氲了半个天空的白色云霞。走近些,一枝枝交叠,一簇簇堆起,白中透粉,一嘟噜一嘟噜的。仔细看,每一朵都有五片花瓣,正中隐隐泛出几根嫩黄的蕊,顶着淡雅的粉。花开得太挤,阳光透不过的地方,沉甸甸的,在微风中摇晃得吃力。不是太拥挤的地方,阳光透过花与花之间的缝隙,射下一道道光束,摇曳在地面变成影子。逆光向上望去,那些粉白色的花瓣,根根脉络清晰可见。然而其轮廓却在光的环绕中渐渐模糊起来,形成五角形状以及其他形状的各种点点,散出耀眼又油润的光芒。

    花树下,是如织的游人。踮脚仰望的攒动的人头,黑色的长枪短炮的快门,惊扰了花的宁静——如果花有灵魂的话,咔嚓,咔嚓,每拍下一张照片,花的颜色似乎就变得淡了几分。站在这片花的云霞之下,会想起挽着发髻的少妇,淡扫蛾眉,和赤着红色胳膊的少女一起,脚踝被露水打湿的样子,灿烂而美好。

    2.更·

     

    下个周末再去,取而代之的,是盛放的海棠。这株云霞一般的花树,早已不见了花,只有光秃秃的树干、树枝,和树下零星的花的残躯。旁边草坪里,一台自动浇水机正在向四周转圈喷水。水雾打湿了这光秃秃的树干、树枝,和树下零星的花的残躯。

    看花的人也倏忽不见了,转而向后面那两行西府海棠看去。咔嚓,咔嚓,勾人魂魄,哦,不对,是勾花魂魄的黑黑的东西还在。哪里有花开,哪里就有这些;它们摄取了花的颜色、花的味道、花的形态、花的神气。而花也不急不恼,好从容的样子。

    西府海棠是掩映在满树绿油油的叶子里的,让人想起“养在深闺人未识”那句话,神气的姿态颇应了花名中的这个“府”字。有了叶片的肥厚的衬托,海棠花也显得勇敢许多。不像早樱,那么盈盈一握,那么弱不禁风,它们茁壮而有力地开着,花瓣一片片四散舒展开去,一朵朵挺着胸、昂着头,仿佛对着每一位来看它的人,坚定地说:嗨,看我多美好。

    花如其名,垂丝海棠看起来比西府海棠要温柔些,叶片不如西府海棠的叶片那么油绿肥厚,花瓣也不规则,不是向着各个方向四散舒展,而是如同只只红润的玉手,齐齐向着同一个方向,很温顺地舒展过去,形成略略收拢的小筒状。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本文链接:https://www.muzhijy.com/sw/xq/411170.html